田园娇女:夫君,娘子来了 第三十章:三次提亲

????独孤娇他们乘竹筏离开了绝生谷,这场很大的危机,却就这样结束了,真像闹笑一样呢!

????等他们回到了西兰城,接了孩子,也就离开西兰城回西康城去了。笔神阁?bishenge.com

????梵伽生下了嫡子,西陵修很高兴他们母子平安归来。

????梵伽却是高兴不起来,在她坐月子休息这些日子,她犹豫再三,总算是在今日,她师父为她把完脉,看向她师父严肃问一句“我到底是谁的孩子?”

????樊昕闻言一愣,望着眼神复杂的弟子,他最终也只是无奈叹一口气“梵伽,你还是知道了?”

????梵伽闻言身子一僵,她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无血色,怎么也没想到,师父……师父居然真的骗了她,撒下了这样一个弥天大谎?

????樊昕是有些难以面对梵伽失望、痛心、茫然的眼神,只能低着头叹气道“梵伽,你是我师父故人之后,师父临终前让我记住这个诺言,若是有人来找他兑现承诺,我……无论什么条件,我都要答应。当年,对方把你送来给我,只是要求我把你抚养长大。可是后来……那位小郡主死了,皇家又时隔十八年来要人,为师知你渴望父母亲情,也为了给北俱国一个交代,便告诉你……你就是北俱国太子之女。”

????梵伽听完这个李代桃僵的故事,她真的不知道……她该……该怎么办了。

????“梵伽,小郡主已经死了,你如今是西贺国的皇后,北俱国就算知道李代桃僵的事,也只会将错就错的。”樊昕只想劝梵伽放下身份,好好做好西陵修的妻子,这个孩子的母亲。

????至于她究竟是龙氏后人,还是北俱国太子之女,如今已经都不重要了。

????“师父,这事怎么会不重要?”梵伽望着她师父,她红了眼眶,西陵修要娶的是北俱国公主,如今她成了一个假的,若是被西贺国满朝文武知道了,她还可能坐稳这个皇后宝座吗?

????她是龙氏皇朝的人,西陵氏是灭了龙氏皇朝的人,她与西陵修生来就有不共戴天之仇啊!

????西陵氏天下的朝臣,怎么可能容许龙氏后人做这个皇后?他们不上奏让西陵修杀了她,就算好得了。

????樊昕望着他这个傻徒弟,又是无奈叹一口气“也许这就是因果吧!西陵氏夺了龙氏的江山千年,如今,龙氏子孙出现了,江山也是时候奉还了吧?”

????“不!我不会让我的孩子当上太子,我不可能再让龙氏与西陵氏的仇恨,延续到下一代的身上去。”梵伽痛心疾首悲伤落泪,为何天意要这样弄人?龙氏与西陵氏有灭国诛族的血海深仇,而她和西陵修……偏偏成了夫妻?

????“无仇不成父子,无怨不成夫妻。”樊昕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解梵伽,他起身提着药箱走了。

????西陵修就在门口听得一清二楚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梵伽居然是龙氏后人,他与她之间……

????樊昕看了门旁深受打击的西陵修一眼,颔首点下头,也就提着药箱走了。

????西陵修在门口踌躇良久,直到听到梵伽的咳嗽声,他才忙跑了进去,来到床边半抱着梵伽,轻拍着梵伽的后背,为她温柔的顺着气。

????梵伽咳嗽的撕心裂肺,眼泪都啪嗒啪嗒掉下来了。

????“梵伽?”西陵修从没有见过梵伽落泪,或者该说,她在梵伽的身上只看到自信从容,只看到坚毅果干,从不曾去想过,梵伽有一日也会情绪崩溃,也会脆弱的落泪哭泣。

????“为什么,为什么我会活在一个天大的谎言里?不!我就是那个弥天大谎,骗了所以的人!”梵伽情绪崩溃的抱着头,她无法去面对西陵修,她可以不在乎什么国破家亡的上代仇恨,可是……西陵修是一国之君,他能也完全不在乎她是龙氏后人的身份吗?

????就算如今不在乎,以后也会怀疑,早晚都会是个……让人悲伤的结局。

????“梵伽,梵伽,你别这样梵伽!”西陵修抱住了她,那是千年前的仇恨了,他们这一代人,根本就半点仇恨都体会不到了。

????梵伽想离开了,她想离开这个皇宫,离开西贺国,去哪里都好,就是不想……

????“梵伽,你走得掉,孩子呢?你把他也杀了吗?”西陵修与梵伽夫妻虽然不是很久,可他却了解梵伽是个怎样的女子。

????他们刚有了孩子,他如何也是不会让梵伽离开,让他的孩子再次没有母亲的……

????梵伽埋首在西陵修怀里,她不可能下得去手杀她的儿子,他才那么小一点点,她怎么可能狠得下去结束他的生命啊?

????可是……以后该怎么办?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这事终究是纸包不住火的。

????“我们好好教大咱们的儿子,就算以后……你不想让他当太子,我们也还可以让他像虞儿一样,当个逍遥的闲王的。”西陵修如今是没有下定决心,是否要立这个孩子为太子。

????可这是他的儿子,他也不可能让任何人伤害他。

????梵伽的情绪平静了不少,可她心底的忧虑,却是半点没有消散。

????西陵修让人准备了些吃的,喂梵伽用了膳,哄她睡下,他才去偏殿看了孩子。

????……

????偏殿里,樊昕在看顾孩子。孩子出生在皇陵里,哪里阴气重,又饿了那么多久,也幸好服了灵浆,否则……唉!真是个多灾多难,死里逃生的可怜孩子。

????“师父……”西陵修在门口轻唤一声,在樊昕抬头看向他时,他才举步走了进去。

????樊昕在给孩子洗澡,里面放了对孩子好的东西,能祛除孩子体内的寒气。

????西陵修走过来,蹲下帮忙给孩子沐浴。

????小家伙很精神,睁着一双漆黑的凤眸,像黑夜星辰一样漂亮,看得人心都柔软了。

????樊昕在四下无人时,看向西陵修严肃问一句“你会放弃他们母子吗?梵伽是无辜的,她不是舒天,没有自幼被人提醒着,她与西陵氏仇深似海,不死不休。”

????“我知道,我都知道师父,反正梵伽对西陵氏无恨,我对梵伽也无恨。”西陵修的眼神很坚定,他会护好他的妻儿,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事,哪怕是退位让贤,他也不会抛弃梵伽这个妻子。

????梵伽是无辜的,她只是生错了人家,这不是她的错,没道理让她去承受那些因仇恨而衍生的罪罚。

????樊昕欣慰的望着西陵修,他是个好孩子,梵伽没有看错人。

????西陵修抱着他儿子走到床边,用干爽的棉布为他擦干净身上的水珠儿,这才拿过一个小兜兜给他穿上,包了襁褓。

????樊昕瞧西陵修这样熟练的照顾孩子,想起他曾经有过七个孩子,虽然曾经夭折两个,可他却是个真的好父亲。

????西陵修曾经照顾过他的每一个孩子,虽然只是偶尔一次,可如他这样的天之骄子而言,已经是十分难得的事了。

????“师父,梵伽由您一手带大,您是最了解她的,这些日子,还请您多开解开解她,真的没什么,大不了,我们一家人归隐山林去,也就是了。”西陵修抱起他儿子,这个孩子,他希望他能平安健康长大。

????他一生有七个孩子,长子夭折,次子病弱,三子如今口不能言,四子出生便断了气,这是他第五个儿子,他不求他长大多英明神武,只求他能健健康康无病无灾的长大成人。

????“我会开解梵伽,你也不要太忧心。”樊昕就这么一个徒弟,他自然不会任由梵伽去钻牛角尖,那怕这事真的很让人难以接受,难以承受。

????可既然事情依然是事实,无法再更改,他们能做的,便是尽量去接受现实,面对该面对是烦恼,去慢慢想法子解决烦恼,而不是一味的逃避。

????西陵修抱着孩子一会儿,让人来喂孩子,他也就亲自送樊昕回去休息了。

????樊昕离开了紫宫,回到了东宫。

????而宫里头的这些个女人,可是一个个都无法淡定了。

????他们可都没怀上,皇后娘娘却把嫡子都生出来了。

????而在所有人都着急的时候,花昭媛又与柳贵妃在一起喝茶闲话了。

????“生出来又如何?能养大,再说吧!”柳贵妃品着茶,她如今是一点都不着急了。

????因为,皇家的孩子难以长大成人,皇上的孩子更是难平平安安,健健康康长大。

????不说别的,就看看皇上这几个儿子。

????长子好几岁,一场大病夭折死了。

????次子从小就是个病秧子,再是聪慧机敏也没有,据说根本就活不了多大。

????三子因为有那样一个机关算尽太聪明,反算了卿卿性命的母亲,他这辈子无论是不是个口不能言的哑巴,都不可能再成为储君了。

????四子更是命薄如纸,一出生就死了,连他母亲徐氏,不也莫名其妙病死了吗?

????否则,四妃之中,怎么可能会有苏氏和夏氏一席之地?

????如今这位五皇子,还是生在外头的,也不知道梵伽在想什么,临盆前,居然跑去行宫生孩子,这不是脑子有病吗?

????花昭媛微低头叹气一声缓缓道“皇后娘娘也是好福气的,听说,这个孩子虎头虎脑的健康得不得了,可和之前极为身子孱弱的皇子……不一样的。”

????“她说健康就健康啊?有本事别让她那个来历不明的师父照顾五皇子,让太医署的太医去伺候五皇子啊。”柳贵妃是一百个一千个不信这位五皇子是个好好儿的,反正,先前四位皇子都不好,这是有例子的,怎么可能五皇子就是个例外了?

????花昭媛也觉得柳贵妃这回的话有道理,凭什么先前几位皇子都不好,就她梵伽生个健康的皇子?

????柳贵妃也就是嘴上说的厉害,让去使心机手段害五皇子,她可不敢。

????可她不敢,却有人敢,比如花昭媛。

????自从她进宫后,可是已有两人出事了。

????楚才人和客昭容出事,可都有她的手笔。

????只不过她做事不留蛛丝马迹,梵伽也不去细究,她才会至今都没事罢了。

????可这事不细究,也只是说这些人都没有事,而是被梵伽偷偷放出宫外去了罢了。

????若是真出了人命,梵伽早不会放过花昭媛了。

????……

????梵伽做月子期间,北宫瑧与顾相思一起来看过她,瞧她精神不太好,也就叮嘱妙思她们好好照顾着,也没往心里去。

????倒是顾相思提醒了西陵修一声,让他多陪陪梵伽,别让梵伽月子地里再抑郁了。

????这事不用谁交代,西陵修也会做好的。

????可梵伽却一直到出了月子,都没有想通,直到她儿子出事。

????五皇子年幼,身体倒是真好,毕竟是第一口吃的是灵浆。

????所以,有人在孩子饮食中加了料,也没怎么伤着他,只是让他难受的哭了一日,第二天也就好了。

????梵伽再是难以从她与西陵修是祖上世仇中走出来,也不代表她会这样任由别人毒害她儿子。

????柳贵妃被抓来了紫宫,她一直大呼冤枉“我没有做,我没有伤害五皇子……皇上,你要想信我,我真的没有害五皇子啊!”

????西陵修满脸怒容,他恨不得把这两个女人都给杀了。

????他一生本就儿女缘薄,好不容易有个健健康康的儿子了,可孩子还没满三月,她们居然如此狠心点毒害他?她们也是女人,将来也会有自己的孩子,怎就能狠心至此!

????“皇上,嫔妾冤枉,这事与嫔妾无关,嫔妾不过就是那日听柳贵妃说了一句‘就算生下来了,也不见得能养大’而已啊!”花昭媛更是梨花带雨,诚惶诚恐的俯首在地。

????“贱人!你在胡说什么?我不过只是说说罢了,根本就没想过去害一个孩子!”柳贵妃扑过去就想挠死这个恶毒陷害她的贱人,奈何被两名嬷嬷压着,她不能当场撕了这个贱人。

????梵伽了解柳贵妃就是个色厉内茬的人,她嘴上说的再狠毒,却是断然不敢做出害人之事的。

????可这个一向寡言少语柔柔弱弱的花昭媛,可就恰恰与柳贵妃相反了。

????花昭媛看着柔弱可怜很无害,可她却是那个最心狠手辣的人。

????梵伽本就这段时间精神状态不好,发生了这样的事,她这次下手极为利落果决,当场废了她二人,打入冷宫。

????无论是总无事生非的柳贵妃,还是包藏祸心的花昭媛,都不配再留在宫里了。

????“皇上,嫔妾冤枉,冤枉啊!”柳贵妃才不想去冷宫,她可是贵妃,皇上封的贵妃啊!

????西陵修还要在乎前朝与后宫的关系,花昭媛无论是打入冷宫,还是赐死,都是小事。

????可柳贵妃的娘家……最终,他还是向梵伽求个情,只降了柳贵妃的位分,从贵妃降为了才人,可说是地位一日间就一落千丈了。

????柳贵妃还想辩解两句,再可怜兮兮求皇上两句,能不能别把她位分降这么低啊?连九嫔之一都不是了,还是二十七世妇末等的才人。

????梵伽下令将她们堵上嘴拖下去,处理完这件事后,她也是真振作起来了。

????毕竟,她若是不好好护着她儿子,一直这样颓废下去,她儿子早晚会被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给生吞活剥了的。

????西陵修见梵伽能振作起来,他也是松口气了。

????至于以后?慢慢来,梵伽是个冷静睿智的女子,他相信过不了多久,他们就会回到以前那样的。

????梵伽是真的不由得不振作起来,她之所以在以后的日子里,逐渐变得平静起来了,还是因为独孤娇给她写的飞鸽传书。

????独孤娇为了开解梵伽,可是真的煞费苦心了。

????好在是有用的,梵伽总算是想开了。

????……

????而独孤氏在新年过后,那可是喜事连连了。

????“要娶绝尘,行!打得过我再说!”宫绝羽在独孤篱亲自登门提亲时,便提了这样一个要求。

????没办法,独孤篱真的回去闭关突破瓶顶,连新年都没出来过,开春后的二月,他再次来到绝情宫,与宫绝羽交手,虽然没赢,也是打了个平手。

????李皓月一早接了顾相思的飞鸽传书,一看宫绝羽和独孤篱打了个平手,他立马站出来说“你一个能当他祖母的人了,与人打了个平手,不觉得脸红啊?要是真被人打败了,那才是真丢人到家了。”

????宫绝羽没好气瞪李皓月一眼,不过她是觉得李皓月这话怨偶道理,和独孤篱打了个平手,她可以大度一笑说声“后生可畏”。

????可要是真被人独孤篱打败了,就像李皓月说的,那可是真丢人丢到家了。

????所以,绝尘这亲事就这样吧!反正绝尘这丫头瞧着也是女大不中留,她何必做这个里外不是人的坏人呢?

????独孤心一瞧宫绝羽如此听李皓月的话,他立马跑过去,讨好的夸李皓月,就差把李皓月夸的天上有,地下无了。

????李皓月都一把年纪的人了,咋可能被这小子三言两句给哄的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啊?

????“前辈,提醒一句,救救命吧?”独孤心这已经是第三次提亲了,再这样下去,他都被打击的想找秦有意出家修道去了。

????李皓月也觉得这孩子可怜,便给他出了个主意,让他去把顾相思请来,说破大天去,甭管宫绝羽认不认,顾相思都是宫绝羽的长姐。

????长姐如母,若是顾相思来做媒,本来就不是很讨厌独孤心这孩子的宫绝羽,一定会答应这门亲事的。

????毕竟,他们都是性情中人,他们最懂世上难得的是两情相悦。

????绝情和独孤心这两小无猜,若是真给拆散了,他们谁也不会高兴的。

????“顾奶奶远在西兰城,我请她来,她会跑这一趟了?”独孤心有些担心,毕竟,顾奶奶年纪也不小了,这样长途跋涉,滟爷爷会让她来吗?

????“会的,你们这位顾奶奶,最喜欢给人家做大媒了。”李皓月太了解顾相思了,顾相思这些年之所以不东奔西跑了,也只是因为她之前不听话爬山摔断了腿,夜无月怕她会留下后遗症,才会一直告诉西陵滟,让西陵滟控制着顾相思不许再到处乱跑的。

????可提亲这事没有危险,想来西陵滟是不会反对的。

????独孤心决定信李皓月一回,他这就去西兰城请顾奶奶来做这个大媒。

????“心儿,该回凤凰山了。”独孤篱提醒独孤心,快三月了,他们不能再乱跑了。

????独孤心的脸瞬间就黑了,大哥这是媳妇儿到手了,就不管他了是吧?

????独孤篱一本正经严肃的看着独孤心,他说的是正事,不可能因为任何事而改变的祭祀。

????独孤心当然知道凤凰山祭祀最重要了,没办法,只能暂时放弃去西兰城的计划了。

????宫绝羽还不知道李皓月给独孤心出主意请顾相思当大媒,可就算她知道也没办法,谁让人家李皓月和顾相思都不可能听她的呢?

????独孤心依依不舍的和绝情道别,他就是太傻了,连大哥聪明都没有。

????绝情送给了独孤心好多吃的,他们赶路回去,干粮肯定没有肉干好吃啊!

????“你这是当我是猪了啊?”独孤心看着这大包小包的,这真的不是在喂猪吗?

????绝情一愣之后,非常认真道“猪哪有你好看?再说了,你又不胖,瘦的像皮猴一样。”

????独孤心被绝情这样一夸挺高兴的,可是后边的话……他有些不高兴的皱眉道“我这叫穿衣显瘦,脱衣有肉,你根本不懂。”

????“你有没有肉,我又不知道,毕竟也没看过你脱衣啊!”绝情这丫头真的是天真无邪的让人吐血,她有很认真的打量着独孤心,看起来还是很瘦,这腰就很细啊。

????“行了,我该走了,后会有期。”独孤心被绝情打量的脸都红了,这丫头就是不知羞,多的大人了?还一点男女避讳都没有。

????“呃?好吧,后会有期。”绝情还没看够呢!要是能摸一下就好了,这样就能知道他是排骨还是肉了。

????独孤篱也与绝尘道别完了,他们两个也就两句的事。

????宫绝羽带着人目送他们下山,人总算走了,她也能好好想一想绝情的亲事了。

????还是那句话,必须让独孤心入赘,不能把绝情嫁出去。

????要知道,绝情可是绝情宫少主,未来的宫主,是随便能嫁出去的吗?

????。

(快捷键←)上一页 ↓返回最新章节↓ 下一页?(快捷键→)
?
版权声明: 一笔阁田园娇女:夫君,娘子来了第三十章:三次提亲所有小说、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,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立即和我们联系,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,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。
最新小说地图
0.1211s 0.5486MB